當前位置

首頁 > 故事大全 > 情感故事 > 童年趣事

童年趣事

推薦人:繁華落幕 來源: 網友推薦 時間: 2020-11-03 15:53 閱讀:
童年趣事
童年趣事就像海灘上那各色各樣的貝殼,在海水的陪伴下閃閃發光,散發著五顏六色的光彩,數都數不完。而如今我的手上還握著那一串閃亮的貝殼,那里面藏著我最難忘的童年趣事。

 ?。ㄒ唬┚娜鞘?br />
  蔣月那大腦袋,壓根兒就不知道君文那小腦袋里的事情。

  學校一放寒假,村里的曬谷坪就熱鬧起來了。

  那天上午,小朋友有的在放風箏,有的在打陀螺,有的在踢盤,有的在磨洋工,有的在跳遠,有的在跳繩,有的在捉迷藏,有的在唱歌跳舞,也有的在講故事,還有的在角落里烤紅薯。蔣月帶領弟弟三狗崽和堂叔芬芬的大兒子君文在下三三棋。

  玩了一個多小時之后,君文對蔣月說:“小哥,你把你買的那些大鞭炮賣給我吧,我有五塊錢,全部給你。”蔣月心里想:當時買的時候,兩毛錢一個,現在九個鞭炮賣五塊錢。蔣月點頭同意。于是各自回家,然后一手交錢一手交貨。

  君文左手拿著一盒火柴,右手拿著一條長棍子。蔣月帶領弟弟三狗崽跟隨著君文又來到曬谷坪。

  君文說:“我要用鞭炮去炸曬谷坪旁邊的那幾堆牛屎。”蔣月說:“炸牛屎,一點也不好玩。”君文不停地笑,說:“好戲在后頭。”

  小朋友都圍過來看熱鬧。君文把一個鞭炮插在牛屎上,然后點燃,爆炸,牛屎被炸得稀巴爛,小朋友們哈哈大笑。第二次,也是一樣。

  君文覺得不過癮,他悄悄地對蔣月說:“你們這次要站遠一些,我把三個鞭炮的引線扭在一起,讓那些小朋友知道我的厲害。”

  蔣月帶領弟弟三狗崽離得遠遠的。君文原本想讓牛屎飛濺到小朋友的身上,可萬萬沒有想到,三個鞭炮共同發威,其威力大得驚人。除了有五個小朋友中招,當然還有君文自己。牛屎飛濺到了君文的衣服上、臉上、鼻子上和頭發上。

  君文對蔣月說:“我回家換衣服,你到憲旺他們家的房子后面等我。”蔣月把弟弟三狗崽送回家,就來到了憲旺他們家的房子后面。

  只見君文左手拿著一盒火柴和鞭炮,右手還是拿著一條長棍子。蔣月跟隨著君文來到憲旺他們家的豬欄旁,豬欄連著憲旺他們家的房子。豬欄有兩層,下面一層養有一頭一百多斤的豬,上面一層有稻草和木柴。

  君文告訴蔣月:昨天他已經來過,木柴上面有黃蜂窩。蔣月望過去,確實有黃蜂窩,有幾只黃蜂正伏在窩上,應該還不知道有人要干掉它們吧。

  君文說:“先用鞭炮飛上去炸,比較過癮。”幾個鞭炮炸完了,黃蜂窩還好好的,只見數只黃蜂在飛來飛去,豬欄里面的豬也在轉來轉去,要不是木門高過蔣月的肩膀,豬早就跳出來了。

  蔣月偏偏在這個時候尿急,對君文說:“等我兩分鐘,再發起進攻。”

  君文自作主張,用那一條長長的棍子去碰黃蜂窩。只輕輕一碰,黃蜂窩掉了一半。也許是黃蜂生氣了,非常惱火地向君文發起進攻,君文的嘴巴和鼻子被黃蜂叮得翹了起來。

  蔣月竟沒有想到的事情發生了。君文一手捂住嘴巴,另一只手指著黃蜂窩那個方向并強忍著疼痛說:“小哥,快點救火。”

  蔣月拼命地朝著冒火煙處撲打,直到沒有火煙冒出來為止。蔣月還不放心,快速回家提了一桶水,用水瓢舀水淋了一遍。然后,蔣月吩咐君文屙尿。蔣月用童子尿拌少許黃泥涂在君文被黃蜂叮得翹起來的那兩個地方。

  紙終究是包不住火的。身上有牛屎的小朋友的家長投訴說:“蔣月真沒有教養,君文炸牛屎,他也不阻止。”憲旺他們家投訴說:“如果稻草與木柴著火的話,豬就會變成烤豬,不但會燒了豬欄,而且還會燒到房子。”

  在這個村子里,堂叔芬芬是個大人物,也是小學老師。他當著蔣月和君文的面狠狠地說:“以后再也不要這樣子了。”

 ?。ǘc斗狗

  村莊東頭河邊是水井,叫四清井。每到傍晚,家家戶戶擔水的人們,男女老少,大桶小桶,或抬或挑,川流不息,來回穿梭在擔水路上。

  窮人的孩子早當家。蔣月剛開始學擔水是與弟弟三狗崽一起抬水,一前一后,用竹棍抬著裝有二十多斤水的小木桶,一搖一晃,在一條近三百米的石板路上顛簸,等回到家的時候,桶里的水就只剩大半桶了,因此父親微笑著說:“半桶水,自己用來洗澡都不夠。”

  慢慢地,蔣月學著用小木桶挑水。他總是用右肩膀挑,沒有學會換肩,走十多步就得休息一會兒。他最記得,自己的腳步與水桶配合不協調,費盡力氣回到家,桶里的水卻少了很多。漸漸地,他掌握了挑水的要領。

  蔣月每天下午放學回家的第一件事情,就是去挑井水。蔣月家就一只水缸,兩挑水能將一只水缸裝滿。水缸裝滿了,水桶還空著,于是再去挑一挑水來。從家里到水井邊,每天來回幾轉,當蔣月把一只水缸灌滿的時候,他也在不知不覺中長大了。

  有一天下午回到學校,蔣月就聽生富說他家昨天晚上買回了一條看家狗。生富說,只要這條狗在門前,聽到有響動,就會立刻追出來,一邊吠叫,一邊追人,追上了就咬人。蔣月一想到去挑井水的時候,一定要經過生富家門口,就毛骨悚然。蔣月曾經聽大人們說過,村里有一戶釀酒的,家里也養了一條惡狗,別人想去買酒卻又害怕那條狗,因此生意相當差。后來釀酒的人家把狗賣了,生意就迥然不同了。

  下午放學回家后,蔣月擔著水桶,經過生富家門口的時候,盡量輕手輕腳,生怕驚動他家的那一條看家狗??墒?,就在蔣月挑著水返回途中,路過生富家門口的時候,蔣月聽到狗叫了幾聲,便即刻腳下打軟。狗剛剛追過來,他就嚇得快速放下水桶,拼命地跑回了家,此時他右腳足部皮膚局部的雞眼(肉刺)也在隱隱作痛,那個難受勁只有親歷過的人才知道。

  蔣月的父親正在劈柴,看了看蔣月,急忙問:“怎么啦?熱得后背衣服都濕透了。”蔣月想說那不是熱的,都是被狗嚇出來的冷汗。他張了張嘴,終究沒好意思講出來。蔣月只是告訴父親:“另外拿一根扁擔去生富家門口把水桶挑回來。”蔣月跟隨著父親剛到生富家門口,一條大黃狗一邊吠叫,一邊追過來。只見父親舉起扁擔,才把那只狗嚇退,才把水挑回家。

  蔣月知道,人與狗斗有三種結局:如果贏了,就比狗厲害;如果打平了,就和狗一樣厲害;如果輸了,被夠咬一口,就連狗都不如。蔣月在心里想:明天去挑水,路過生富家門口的時候,如果也像父親那樣舉起扁擔,就可以把狗嚇退了。

  第二天下午放學回家后,蔣月擔著水桶,膽戰心驚地經過生富家門口的時候,狗就追了過來。蔣月舉起扁擔大聲呵斥:“來吧,老子干掉你。”蔣月沒有把狗嚇退,反而,那狗呲牙咧嘴。蔣月沒有辦法,只有拼命跑。蔣月兩條腿,最后還是跑不過四條腿的,被狗在左腳小腿處咬了一口,哇哇地哭。

  純屬巧合,堂叔芬芬扛著鋤頭剛好路過。堂叔眼疾手快,追過去只一鋤頭,那狗就一聲慘叫,逃回去了。蔣月聽見生富的父親說:“打狗,還得看主人。”堂叔對蔣月說:“我明天去生富家,把那只狗干掉。”

  堂叔不僅是老師,也是赤腳醫生。他看了看蔣月的小腿,有幾個紫紅色狗牙印子。蔣月擔著空水桶回到家里,堂叔用一片生姜幫蔣月擦了幾下狗牙印子,然后又去采了一些中草藥敷上。

  蔣月告訴堂叔:“我右腳足部上生了一個如黃豆大小的東西。走起路來,很疼很痛。”堂叔用溫熱水浸泡其患足,使雞眼變軟,消毒患部后用尖刀沿角質肥厚部與正常皮膚分離,使整個雞眼暴露,再用齒鑷將錐形的角質增生部分輕輕捏出,然后涂煤油或碘酒,用膠布封口。過了幾天,雞眼變黑,自然脫落,在不知不覺中消失了。蔣月非常感動。

 ?。ㄈ┛巢衽c救鵝

  星期天上午九點多鐘,蔣月的父母親帶著三狗崽要到橫嶺親戚家去喝喜酒,預計要明天回來。蔣月與哥哥在家,用砍刀劈柴。燒飯、炒菜、煮豬食,每一天都少不了柴。有了柴,心里才可能踏踏實實。

  下午兩點多鐘,蔣月的哥哥在家,繼續劈柴。蔣月則一手拿著一把小砍刀,一手拿著一條小棍子趕著自家養的兩只鵝,奔向黃泥公小河邊,順流而下,到達巖門口前面空地。蔣月將鵝趕下一片荒蕪的田地之后,徑直爬上一座小山坡,躲在山坳里砍柴。

  蔣月的父母親曾告訴過他,除了松樹、杉樹、茶樹、苦楝樹、桐油樹不可砍之外,其它百無禁忌。其實,也沒有什么木柴可砍,只是砍些絲茅草或荊棘。蔣月砍著砍著,村里的護林員黑桂突然間出現在蔣月面前,蔣月被嚇了一跳。黑桂說:“你在這里砍柴,難道不怕老虎嗎?”蔣月很清楚,他從來沒有聽大人們說過附近有老虎出現。于是,蔣月回答說:“我一點也不怕老虎,我最怕的是人。”黑桂又說:“我不理你怕不怕,你只要不砍松樹、杉樹、茶樹、苦楝樹、桐油樹就可以了。”

  過了差不多一個半小時,蔣月砍的柴草有幾小堆了,這讓他切實體驗到了成就感。他砍了兩三根藤條,很有規則地一條一條排列好,再將一堆一堆的柴草依次放在藤條上,然后捆成一大捆。他把一大捆柴草扛在肩膀上,爬上了小山坡。他往山下一望,順勢用力一拋,一大捆柴草便向山坡下滾去。

  放眼望去,巖門口的公路邊那一大片小麥地,一抹抹綠意著實讓蔣月欣喜。小麥苗長勢喜人,生機勃勃,茁壯成長,一片綠油油的景象。閉上眼,一大片金黃。

  蔣月溜下山坡,跳下田地,把兩只鵝抱上了田埂。他趕著鵝,扛起那一大捆柴草,向公路邁進。不一會兒,上了公路,他哼著兒歌,高興極了。

  經過公路邊那一片小麥地的時候,纖細的麥苗兒姣人可愛,兩只鵝擋不住那青翠欲滴的誘惑,伸長脖子去吃麥苗,吃了又吃。蔣月用腳阻攔鵝的時候,是攔非攔,只是盡力而為,趕著鵝向前走。他知道,這兩只鵝是他家里為過年而準備的年貨。

  一路向前,蔣月突然發現,兩只鵝居然拍翅,兩腳站立不穩、頻頻搖頭、口流涎沫等癥狀。他很快斷定:鵝貪吃噴灑過農藥的麥苗,中毒了。他曾經也見過鄰居家的鵝,吃過噴灑過農藥的禾苗之后,引起中毒的情形。

  蔣月立即把扛在肩膀上的那一大捆柴草拋在公路邊,趕緊用手抓住兩只鵝的翅膀,一手一只,全力以赴,飛一般地直往村里跑。他在心里祈禱:千萬不要出什么問題。公路兩邊的苦楝樹和桐油樹,都遠遠地向蔣月背后跑去了,但蔣月卻還以為跑得慢。每只鵝大約有七斤重,蔣月兩百米一換,換了好幾回手,漸望見村子,而且似乎聽到狗叫聲,還有他家的屋頂炊煙裊裊,料想便是哥哥一定在家,但或者也許是父母親和弟弟回到家里了。

  時間在蔣月的指縫間不經意地滑落。一回到家,他的哥哥快步走了過來。他放下鵝,立即轉身,想要跑去叫堂叔芬芬來救鵝。他的哥哥以為他要逃跑,一把抓住他的衣領,說:“想跑?”一巴掌過去,重重地打在他的臉上。

  立即搶救鵝的生命是頭等大事。蔣月一溜煙就跑到了堂叔家里,說:“我們家的兩只鵝,農藥中毒啦!”堂叔一聽說鵝中毒了,便迅速拿了一個碗裝了水,放了尿素,拿了一塊肥皂。一邊跑,一邊在碗里抹肥皂。堂叔叫蔣月抓緊鵝的翅膀,他一手捏住鵝的嘴巴,一手把肥皂水灌入鵝的口里。一會兒,奇跡誕生了:兩只鵝不停地從口中甩出了食入的麥苗兒。漸漸地,鵝活過來了,生命得救了。蔣月臉上露出了笑容。堂叔說:“中毒不深,幸好及時搶救,兩只鵝才幸免于難。”蔣月望著堂叔,不知說什么好。

  蔣月的臉上多了幾個手指印,火辣辣的痛。他在心里默念道:“鵝,比人重要。”

  ……

  我就是蔣月。童年趣事,記載了我的成長過程,也留給了我不盡的回憶。

  作者:遠航YuanHang

贊助推薦

^-^
国产真实伦全集正在播放,约前女友打一炮13p,苍井空a级在线观看网站,国片av国片免费2018